别骂宁静也别骂黄龄!姐姐乘风破浪的阻碍到底是什么?

别骂宁静也别骂黄龄!姐姐乘风破浪的阻碍到底是什么?
[标签:标题]收录于话题

转载或者合作请联系

mszhangziyan@foxmail.com

尽管有“高开低走”的批评,但《乘风破浪的姐姐》无疑是今夏最大发官方网站热的节目,成团夜从昨晚到今天又给社交网络提供了无穷无尽的话题。

成团夜开始前最引发争议的是来了十几个男嘉宾。而正式成团后微博热搜里为骂宁静还是骂黄龄吵作一团。

接下来还有一队二队谁在搞小团体这种无聊的争论。

等等,大家还记得《乘风破浪的姐姐》为什么在那个工作日的中午一下就能点燃我们的热情吗?

因为被挤压了工作空间的成熟女艺人,终于有一个舞台;因为成熟的姐姐鼓励着更多女孩也不害怕变老。

因为“women’s power”;因为一切“过往皆为序章”,因为“直挂云帆乘风破浪”。

两个多月过去,成团之后为了找一个姐姐出来骂而吵个没完没了,为了姐姐们对自己的队友都真情实感就骂她们性格不好,这还是追姐姐的初心吗?

初心的偏离,不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审美

《乘风破浪的姐姐》最先产生的争议就是——扮嫩。

第一集,姐姐们没有任何预设来展现自己,那真是阿朵说的,百花齐大发iOS版下载放。

但是随着一次次比赛和公演进行下去。节目编排本身就框住了姐姐们的表现力。

《兰花草》这样大气从容的改编再也看不见。像《彩虹节拍》这种选曲和编舞,音乐和舞蹈动作都是事先编好的,姐姐们的首要目的是照着学,学标准,最后呈现出来的就是——“扮嫩”。

姐姐们都有爱怎么打扮怎么打扮的权利,想萌想少女自己开心就好,但这和不问大家的个人意愿,就直接出一个最“嫩”的框子把所有人往里套,是两件事。

在给姐姐们的曲目中,有不少网红曲、流量歌曲这类,和乐队综艺里非要押着摇滚乐手唱大俗歌是同一个思路。不管表演者本身的趣味和调性,流行网红元素先放在这里,这就算混搭,容易“出圈”。可当网红曲出现时,表演格调就几乎都被钉死了。

扮嫩和选曲问题引发了口碑下滑,到最近三期开始终于有所改变。复活舞台放弃“团”的形式,大家重新单独表演,姐姐们释放出自己独特的表现力,立刻就好多了。

(△朵姐Slay!《缘分一道桥》每天循环回血!)

还有一个饱受争议的“审美差异”是,屏幕前的观众喜欢看细腻丰富的表演,而现场观众总是容易被热烈的气氛所吸引。

每一次公演投票之后,总有人问,投票的人是不是“小聋瞎”?高分贝表演即被定义为“炸”,安静的抒情曲目、不强调唱跳的,往往吃亏。

(△情绪充沛的《Beautiful Love》在现场惨败)

现场观众和屏幕前观众感受不同,是录制类节目经常出现的情况,《歌手》也常常有此争议,这跟舞台观赏角度和修音程度等因素都有关系。比如《姐姐》的主舞台不是常规舞台,而是一个大船的形状,舞台比观众席高,很多观众根本无法看到全局。自然对“气氛”的感受更热烈,高分贝带着大家一起蹦的表演就容易令现场观众印象深刻,一高兴就按投票器了。

(△舞台比观众席高出许多,很多观众看不清舞台全局。)

但一个舞台质量究竟如何,怎样能得出更公正的投票结果,怎样能让赛制有利于“百花齐放”,这就是节目组需要考虑的问题。(我随便说几个方法:每个舞台的最终评分留给网络投票一定计数比例;干脆增加另一部分观众在演播室看直播屏幕再投票;还可以提高音乐导师评分权重。)

然而赛制和评分标准的问题始终没有解决,于是到了第三次公演之前明显感受到了“不合理的游戏规则”对于人的改造和异化。

初舞台大家不受限制,表达自己最重要;两次公演之后,经验教训明明白白,就是要猛唱猛跳去追求最庸俗的“炸”,千万不要做“不讨喜”的事情。

有优先选择权的姐姐都选了“炸”,而被迫选择音乐剧风格《花样年华》的几位姐姐只能拼命想办法能不能把这个曲目改到“炸”。

你是要做自己还是赢?可是如果输了就什么都没有了,还哪有机会做自己?《花样年华》组“我们不信我们不服”的拉票宣言可称悲壮,听从了音乐导师劝告认认真真排练的熟女舞台,依然输给了那些“炸裂”的。

几次比赛后,连宁静选人都开始在意是不是“整齐”。

整个游戏规则都在把姐姐们往杜华的女团标准拉:整齐、热舞、年轻。

《乘风破浪的姐姐》在探索“成熟姐姐的女团”时,不自觉地又把姐姐们带到了刻板印象的女团标准里,按照老经验,就是让她们屈从于成见。

另一方面,调整也是不断进行的,如上文所说,复活赛干脆让姐姐们独自表演,决赛让姐姐们自行选曲,都把审美又找回来不少。

非常可惜的是,由于录制和播出的时间差太大,导致调整都来得太晚了。

男嘉宾

《乘风破浪的姐姐》从第二次公演就开始请男嘉宾,但魏大勋得到的基本上都是反感。他没有起到比黄晓明更多的作用,看起来还油腻许多,显得非常多余。

而此后男嘉宾还在不断参与节目,到了成团夜之前,观众反对声达到顶点:一口气来了十几个男嘉宾,看不出和节目主题的联系,更有陈赫这样业务能力一般资源满满的出轨男艺人,更显出女艺人生存之艰难。

不少网友问我:难道一个《乘风破浪的姐姐》就不能请男艺人?难道男女就如此水火不容?

答:可以请,但请来干嘛很重要、是不是切题,很重要。

没人觉得黄晓明多余,因为他在姐姐们面前老老实实尽到绅士义务,“我要我觉得”的霸总气质也一扫而空,是符合节目气质的妇女之友。

如果其他男艺人没有跟黄晓明不一样的功能,那没必要来。

昨晚成团夜,请来的男爱豆,唱跳自己的歌曲,和节目有什么关系?男嘉宾说是亲友团,大部分是同公司艺人,打包任务,姐姐们没有女同事吗?

我们宁愿看真正的“亲友团”,家人们看自家女儿眼中带泪骄傲动人。

男嘉宾来了,就要带着诚意来,表演的节目能不能做成声援女性、支持平权主题的?上台聊的话题能不能真诚一点,带着自己的思考和感悟?

随便找点解题思路:男爱豆表演的曲目如果是《铿锵玫瑰》《Shero》之类的,是不是用心多了?

像孔刘和李栋旭这样能感同身受的思考,你们有没有?

(△孔刘和李栋旭讨论《82年出生的金智英》)

要么唱跳都和主题无关,要么不会唱跳还跑到姐姐们的经典表演里去,谁要看这个?

如果不是为了节目主题服务,来又有什么意思?宁静不是早就说了吗,亲友团要流量明星干嘛?都是幺蛾子。

男艺人来表演无法凸显节目主题却占了那么多时长,精彩的阿朵和姐姐们的鼓秀只有三分钟不到根本不够看。

万众期待的独立女性群像环节流程又太快,每个人讲几句就下去了。如果把她们的故事一点点拆开贯穿整个节目是不是更自然更充分呢?

还有那些被淘汰的姐姐很多都是观众心里的遗珠,她们现在有充分时间再准备节目了,跟她们更多时间,像初舞台那样随便打开自己表演一下不好吗?看到观众席里回归的姐姐都好珍惜,想让她们多一点镜头多一点展现的机会。

留给观众投票的时间需要抻时长,但最后一夜不是更需要每一部分都紧扣主题升华上去吗?

对口型

还记得《乘风破浪的姐姐》初舞台给大家带来的狂欢里,就包括一条,全程都打了字样“全开麦Live”。

姐姐们不一定是专业的,但真实就是最好的。

可惜的是,从公演开始,“全开麦Live”的字样就消失了。姐姐们被游戏规则改造得每个人都在疯狂练舞,而在表演时就变成了对口型。

复活赛里,拿手麦的都是真唱,还让我看到一点希望。

成团夜之前,微博上就出现希望姐姐真唱的声音,谁知道姐姐们全是假唱,包括有绝对唱跳能力的专业姐姐们。

全场唯一听到姐姐们真唱,竟然是在张杰唱《逆战》把话筒递给她们的时候。可是她们不是唱得很积极吗?也不是不敢开口啊。

假唱,也是跟主观客观各种原因之下目标更多追求“漂亮姐姐跳舞”有关系。并非每个姐姐都是唱跳歌手,但她们跳舞的视觉效果更直观,再加上现场投票倾向于视觉和气氛,姐姐们相当于练了四个月劲舞团,唱这部分就被糊弄过去了。

可是,我们爱姐姐,爱的是有血有肉的姐姐,不完美才是姐姐,你们本来就不需要完美。初舞台里,每一寸瑕疵和每一寸高光,共同构成了打动我们的力量。

放弃“真实”,也影响了“成熟美”这个命题的成立,因为成熟意味着接纳自己的一切。

互撕

《乘风破浪的姐姐》开播之初,网络的想象是姐姐们打起来,段子也多半是从“花学”里找的灵感。

可真正播出之后,我们感受到的全是女性之间的互助,姐姐们的相互欣赏相互理解相互安慰,点点滴滴的宿舍日常,女性友谊可以给人温馨又强大的力量。

万万没想到,最大规模的开撕是在成团夜之后。黄龄成团后对自己组的姐姐喊大发app_大发app下载_大发官网话:“我最想成团的是你们六个乖乖。”宁静以第一名入团后说:“我拿第一不想成团。”

骂宁静的说,拿了第一还不情不愿甩脸色给谁看。骂黄龄的说,是黄龄先搞小团体,宁静才这么喊话的。

吵了一天,没完没了。

这个争执也跟赛制有关。到节目尾声,两队人马就渐渐变成了相对稳定的一组二组,姐姐们自由组合,会倾向于选择有默契的人。

在组内都是并肩作战的好姐妹,一心一意想要赢对方。一次次训练比赛演出后,“团魂”非比寻常。到了最后一夜发现要离开姐妹们再组新团,有所留恋、不能适应,不是再正常不过的吗?

黄龄和宁静分明是一条心,说的都是同一个意思:事到如今谁想离开自己的姐妹?谁能放下自己组内的情谊?

(△被宁静点名后忽然慌张的郑希怡)

这里面真正的问题在于,赛制和节目的最终目标。

既然最终目的是找七个人成团,稳定了一组二组这么久就是个问题,为成团考虑,应该考虑到融合机制,尽量让各位姐姐都相互合作一次。

更大的问题则是,姐姐们不是练习生,为何一定要按养成系节目的规范来?

从节目播出就有一个疑问一直萦绕在观众心头:都是成名很多年的姐姐了,真的要选几个人出来成团吗?大家喜欢的姐姐太多了,七个根本不够用,不能搞大团小团营业吗?

姐姐自己提出的创意多好,三十个人大团,做盲盒女团,谁有空谁去,你永远不知道碰上哪几个姐姐。

现在用养成系综艺来套姐姐们的结局,还要用严苛的没有人味的所谓规范来要求姐姐。

《姐姐》刚播出时,大家都说,敢说真话才是姐姐,打破常规才是姐姐。怎么到了成团夜,对着两个姐姐的真话吹毛求疵,一定要找个坏人出来?

姐姐们都恋旧,无法适应新的安排,这才是她们的可爱真实啊。也不用脑补姐姐下了节目就各自抱团,有担忧马上就说,直来直去才是姐姐。

(△目测张雨绮是新团润滑剂)

再说,观众对于赛制也有很多不满,黄龄流露出对原团队的不舍,宁静得了第一也要不按常理出牌,这不是帮大家一起对游戏规则喊话吗?

《乘风破浪的姐姐》之所以受欢迎,就是因为我们受够了打压成熟女艺人的贵圈潜规则。

坚持挑战不合理,才是有始有终。

姐姐值得

尽管有这么多的争议,我觉得还是要肯定《乘风破浪的姐姐》横空出世,为成熟女艺人提供舞台这件事,它做到了。

有了这个节目,姐姐们的机会真的增多了。连带着节目外的成熟女艺人都得到了重视,因为姐姐们的内在气质是共通的。往前迈一步,尽管如此别扭、局促、艰难,这毕竟是往前走了。

“为什么让姐姐扮嫩”“为什么只有快歌能赢”“为什么不能坚持真唱”“为什么赛制不合理”“为什么总是来男嘉宾”……

所有这些批评,其实非常像现实的隐喻:成见是一层又一层的,哪怕创造了一个空间给成熟女艺人,但对她们的要求又总是在往“年轻漂亮抹杀个性”这个方向上靠,她们还是被条框框束缚。

当扮嫩可以获得机会的时候要不要扮嫩?当谄媚可以赢得轻松的时候要不要谄媚?当规则让你难受的时候,你还能做什么?顺应既定规则,怎么都和自己内心矛盾,我们能不能彻底走出规则?

这些就是放在女性面前,实打实的问题。

《乘风破浪的姐姐》节目内外呈现的所有纠结,都能对比到现实里女性在职场打拼的困境。

我们知道理想状态是什么,可是做理想就会被打压被淘汰,太难了。

(△赵兆从创作角度说得都对,可是《花大发官方最新网址样年华》输了)

就拿娱乐行业来说,为什么成熟女艺人一边渴望表达空间,一边不敢呈现一丝丝疲态怕被市场抛弃?为什么女性题材是热点,可这些创作又一次次走回传统价值观?

批评节目具体哪里做得不对很容易,可我总是想,节目组为什么在拿出“姐姐”这个很好的创意之后,还是有这么多失误?

(△第一期开场文案广受好评)

往小了说,因为做真正的励志女性价值观的综艺,这是第一次。很多思维惯性是没有办法改的,不自觉就去套“女团”,套“人气”,套以前的“经验”。

而行业看似已经很圆熟的“经验”里,就是有这么多不合理的潜规则,比如女团就是唱跳年轻,比如美丽不能有瑕疵,甚至包括一定要选几个人严格成团的结局。这些放到成熟女艺人身上格格不入,根本不兼容。

往大了说,这就是“成见”。成见不是抽象的,是具体在每一个行业的每一点细节里,每一个人的每一句话里。

成见太深了,创作、受众、决策者都可能有一些成见,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合力阻挠着女性。

人们在鼓励女性的时候,都有可能带着成见,成见就是这么这么多。

(△黄晓明赞美姐姐身体里“都住着爷们”,被质疑这句话就是性别歧视。黄晓明没有恶意,但清除话语里的隐形性别歧视任重道远。)

成团之后为了应该骂哪个姐姐吵得不可开交,这不就是活生生的“成见”?找个“不守规矩”的女人骂,太容易了。姐姐没有扯头花,到最后是浪花们在扯头花。

可是不管怎么样,姐姐值得。

姐姐随便一亮相都是爆梗。

姐姐的态度从第一集坚持到了最后一集。

姐姐在比赛里从没有输掉自己。

姐姐不成团也是无冕之王。

姐姐们始终为彼此应援。

姐姐值得,所以我们还需要更多姐姐综艺姐姐故事,否则姐姐更没有机会。

支持姐姐们好好发展,就是要看大发体育官网到一个最引人注意的行业里讲出越来越多的熟女故事,展现成熟女性的魅力,这个行业里有一点点进展,都会改变更多大众的潜意识。

现在有句嘲讽话术叫“财富密码”,谜之自信的部分男网友认为,只要表达女性声音,那就是为了流量,为了赚钱。

那我要说,没错,因为女性声音总是被压制,谁表达真实的女性声音,谁就能获得认同。

请各位创作者们都抓住女性表达不要松手。

乘风破浪的夏天,大家认同什么,反对什么,哪里走高哪里走低,这为整个行业提供了一次女性叙事探索的经验教训。

节目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我还是希望这个节目还能继续发掘姐姐,期待有更多同类节目、更多立足于姐姐的内容创作。

因为我还要想看到更多姐姐得到机会,想看到这样的创作接力下去,只要能接力下去,也许下一次步子就会迈得更大,可以再往前去。

冲破成见这么难,但必须要冲破,谁先冲破,谁就能得到好评。

游戏规则不值得,姐姐也值得。成见不值得,女性值得。

回顾乘风破浪的夏天

↓↓↓↓

节目初测评

姐姐不开撕

阿朵

宁静

扫描或长按二维码关注我给你严肃的八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